? ? 郵箱 ? 電話: 400-862-2699 ? 幫助中心
主頁 > 最新動態 > 行業新聞 > -軍報談應對涉軍負面輿情:無辜“躺槍”后如何

軍報談應對涉軍負面輿情:無辜“躺槍”后如何

隨著網絡自媒體的發展,各種言論可以通過微博、微信等平臺輕松傳播。公眾面對海量信息時,往往不求甚解甚至不問是非,這就為網絡謠言的傳播提供了溫床。

11月23日上午,一則“‘老虎團’軍人參與集體猥褻紅黃藍幼兒園兒童”的網絡謠言突然爆發,將與案件并無關聯的部隊官兵拽進了輿論漩渦。一時間,“躺槍”的子弟兵承受著網上難以計數的猜疑甚至謾罵。面對洶涌而來的網絡謠言,部隊有關部門并沒有把頭埋進沙子里,生生吞下這個“啞巴虧”,而是及時展開調查,果斷發聲辟謠,依法進行維權,有效遏制了謠言傳播。

明槍易躲,暗箭難防。網絡信息時代,類似事情的發生絕非偶然。過去,部隊在圍墻內,外面的世界似乎很遙遠;如今,一根網線通南北,軍人不可能再置身“網”外。截至今年6月,我國網民規模已達到7.51億,網友發聲渠道日趨多元,表達熱情空前高漲,一些針對部隊的謠言不時借助網絡傳播,網絡成為軍隊依法維護自身形象和公信力的重要戰場。

網絡謠言,始于惡意,止于智者,終于真相。面對形形色色的涉軍網絡謠言,我們要深入觀察和思考,既要解決網絡謠言傳播問題,又要發揮法律懲戒威懾作用,讓那些心存僥幸妄圖擾亂視聽者明白“網絡有規矩,傳謠必受罰”,徹底鏟除涉軍網絡謠言傳播的土壤。

輿情預警 ——

早發現早處置,莫待“針眼”變“漩渦”

“有人把網絡比作信息的汪洋大海。在這片大海里,謠言影響范圍不大時難發現,爆炸式擴散后卻又難清除!”某部一位領導對此感觸頗深。

幾年前,該部一輛軍車不慎與地方車輛發生輕微剮蹭,當事雙方友好協商后很快處理完畢。然而,一名圍觀群眾卻把現場照片發到微博上,造謠軍車“欺負老百姓”。僅僅過了一個晚上,這條微博迅速發酵成為涉軍負面輿情。該部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找到當事人還原了事實真相。

“如果我們早點發現這條謠言,在它擴散前就有效處置,辟謠會容易得多。”痛定思痛,該部與地方網信部門加強聯系,及時獲取涉及部隊的網絡信息,從中甄別謠言,做好預警工作。

“洪水泛濫之時,如果不能及時發現細小的‘管涌’,‘針眼’就會慢慢擴大成‘漩渦’。”陸軍軍醫大學政治理論與人文社科系副主任張珊認為:目前,部隊在涉軍謠言預警和早期甄別方面的力量還比較分散,必須盡快完善針對涉軍謠言的預警機制,爭取早發現早處置。

今年11月19日,由中央軍委政治工作部網絡輿論局指導、中國軍網負責運維的網絡涉軍舉報平臺上線運行。網友可實名或匿名舉報發布涉軍有害信息和低俗信息、歪曲篡改涉軍新聞標題、攻擊黨對軍隊絕對領導、歪曲解構黨史軍史、發布違規信息等內容。 與此同時,一些部隊還著手探索運用大數據等新技術來識別和發現網絡涉軍謠言。武警特警學院副政委張雙戰說,發動廣大官兵和“軍迷”參與舉報涉軍負面輿情,有利于打贏這場網絡信息時代的“無形戰爭”。

理智發聲 ——

有擔當有態度,莫讓沉默變“默認”

面對突如其來的涉軍謠言,是充耳不聞,抱著“清者自清”的心態不予理會,還是正面迎擊,果斷捍衛軍隊榮譽?

11月24日18時51分,“軍報記者”微信公眾號權威發布《“老虎團”政委馮俊峰就涉及部隊傳聞答記者問》,澄清幼兒園用地不是部隊的,部隊官兵及親屬沒有任何人員參與該幼兒園經營等工作,沒有發現官兵涉及傳言中的所謂猥褻等行為。

這一天,這條微信在網上刷屏。有網友感慨:“敢于實名回應網友關切,這是一支軍隊的自信。這一次,部隊反應很快!”

國外社會學家曾總結過一個公式:謠言的殺傷力=信息的重要性×信息的不透明程度。近年來,我軍新聞發言人制度在澄清網絡謠言過程中發揮了舉足輕重的作用。“國防部新聞發言人多次發聲澄清混淆視聽的謠言,我軍多個軍種也已經設立了新聞發言人。”第79集團軍某旅政治工作部主任衛利剛說,“面對涉軍負面輿情,基層部隊官兵也應該認真分析、理性思考,不僅要避免人云亦云,還要掌握基本的回應技巧。”

能不能及時果斷發聲,體現的是擔當和氣魄;會不會清晰準確發聲,體現的則是能力和智慧。2015年夏天,針對網上惡意造謠抹黑革命英烈的歪風邪氣,部隊有關部門聯合國家網信辦開展了“我們和英雄在一起”網絡名人進軍營活動,打響了一場反對歷史虛無主義、捍衛革命英雄精神的網絡戰役。

針對《經不起推敲的邱少云》等涉軍網絡謠言,軍報新媒體和網友用“軍人生理學”的概念堅決予以回擊。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院博士研究生廖敬文感動地說:“子弟兵就是信仰堅定、能力突出、本領非凡的‘特殊材料制成的人’!他們是我們的鋼鐵長城!”

依法維權 ——

該出手就出手,莫讓造謠無代價

11月25日,北京警方接連通過網絡發布通報:編造“老虎團”人員集體猥褻幼兒虛假信息的劉某已被抓獲,并被公安機關依法行政拘留。

謠言止于智者,更止于“治”者。2013年9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布《最高法、最高檢關于辦理利用信息網絡實施誹謗等刑事案件使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規定“同一誹謗信息實際被點擊、瀏覽次數達到5000次以上,或者被轉發次數達到500次以上的”,應當認定為誹謗行為“情節嚴重”,可以入罪?!督忉尅愤€特別明確了利用信息網絡實施誹謗犯罪適用公訴程序的條件,即“嚴重危害社會秩序和國家利益”。隨后,網信辦等有關部門也接連出臺了一些規范網絡信息發布秩序的規章。

網絡不是法外之地。近年來,部隊加大了利用法律手段打擊造謠傳謠、維護自身形象方面的力度。許多部隊與駐地公安機關和網絡管理部門開展聯合整治行動,凈化網絡空間,維護軍隊榮譽。

2015年5月,軍委有關部門聯合地方公安機關,對鄧某等10人在微博、微信、論壇編造散布“部隊驚天黑幕”等涉軍謠言進行了依法處置,造謠者受到法律制裁。

基于新媒體環境,人民網輿情監測室提出了“黃金4小時”原則。第78集團軍某旅政治工作部主任趙廣宇談道:“以往一些部隊在應對謠言時,往往慢半拍,錯過了辟謠的‘黃金時間’。兵貴神速,打贏網絡輿論保衛戰同樣如此。要及時運用法律這把利劍,該出手時就出手!”

封停“謠號”——

查源頭堵渠道,莫讓謠言有溫床

不怕敵人的利劍,只怕群眾的誤解。某人武部政委張正陽說:“我們每年都大力開展征兵宣傳,鼓勵優秀青年參軍。但如果涉軍謠言肆虐、軍隊形象崩塌,還會有人愿意參軍入伍嗎?”

讓張正陽憂心忡忡的是,一些知名媒體、網站和人物也不加甄別地隨意轉載涉軍網絡謠言,給謠言的傳播提供了助推力。近年來,網絡自媒體迅速發展,一些自媒體平臺為了吸引眼球、博取關注,頻頻轉載發布涉軍“小道消息”和假新聞。

一位軍媒記者認為,部隊應該聯合地方有關部門加強監測監管,依法依規封停和刪除一批“謠號”,從而減少謠言滋生和傳播的溫床。同時,部隊也應該積極進軍網絡新媒體,培養一批自己的知名自媒體。

今年11月24日,武警部隊政治工作部與“今日頭條”舉行了合作簽約儀式,借助地方網絡媒體將“中國武警發布”政務頭條號打造成為武警部隊官方權威信息的發布平臺,實現精準推送傳播權威信息,展示部隊正面形象。這是部隊在打造自身發聲渠道上的有益嘗試。“造謠傳謠的賬號被大量關停,部隊的權威發聲渠道日益暢通,謠言的生存空間就會越來越小。”一位網友留言說。

“打擊涉軍網絡謠言就像斬除雜草,看起來容易做起來難。這注定是一場持久戰。”經歷了一場場涉軍輿論風波,部隊正在逐漸完善依法應對涉軍謠言的體制機制,一位部隊領導堅定地說,“我們這支軍隊過去沒有被敵人的刀槍打敗,今后也絕不會被網絡空間看不見的敵人打敗。”

  
錢宗陽 郭領領
(原題為《無辜“躺槍”,靠什么擊碎網絡謠言》)

聯系我們:

北京中新海針信息技術有限公司 網址:www.missteensouthwesternontario.com 電話:400-862-2699
地址:北京市東城區北新橋三條一號院7號樓3-4層 郵箱:info@horizoom.com.cn
中文字幕乱码